混沌圣地收徒蕭云是什么小說

來源:27love.com 時間:2022-07-09 13:45:02 責編:[db:責編] 人氣:

  混沌圣地收徒蕭云是《我頓悟了混沌體》這部玄幻異能小說,作者是葉大刀?!段翌D悟了混沌體》內容介紹:蕭云的系統只會一個功能——頓悟!體質平凡?頓悟混沌體!功法難修?頓悟圓滿境界!神通難修?頓悟圓滿境界!沒有什么是頓悟不能解決的,如果有,那就頓悟十次,百次……

混沌圣地收徒蕭云是什么小說

  《我頓悟了混沌體》小說精彩章節節選:

  一、節選1:

  蕭云等了十六年,才終于等到了混沌圣地開山收徒的日子,這才混了進來,完成了系統發布的第一個任務。

  “叮,最新任務:加入混沌圣地,獎勵三次頓悟。”

  突然,蕭云的腦海中響起了系統機械的聲音。

  蕭云頓時明白自己的第二個任務來了,而且這次的獎勵更加豐厚,足足可以頓悟三次。

  要知道,頓悟是修煉者在參悟大道的時候,意外地和大道形成了共鳴狀態,從而進入一個玄妙的境界。

  這種幾率非常小,即便是天才,一輩子也才偶爾頓悟了一次。

  就算是那些妖孽、超級天才,一輩子恐怕也只能頓悟個兩三次。

  由此可見,這頓悟的機會有多么難得。

  所以,盡管自己的系統只有這一個功能,但是蕭云一點都不嫌棄。

  “加入混沌圣地嗎?”

  蕭云看著自己的最新任務,不由得咧嘴一笑:“也好,既然來到了混沌圣地,那當然要加入混沌圣地。”

  混沌圣地雖然沒落了,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更何況,混沌圣地依舊是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勢力之一。

  二、節選2:

  “奇怪,神子看起來似乎很普通,沒有什么特殊體質,也不像似什么大能轉世。”

  “肉身平凡,靈魂比普通人稍強一些,似乎連一些外門弟子都不如。”

  “混沌鐘不會檢測錯誤,應該是我等實力不足以看透神子,畢竟能夠令混沌鐘響九聲的人物,在我們混沌圣地的歷史上,也只有那位混沌體才能做得到。”

  ……

  就在蕭云打量這些高手的時候,他們也在打量著蕭云。

  這些人都是圣人,一個個都早已經開啟了圣眼,在他們的目光中,蕭云就跟沒穿衣服似的,連他體內的一個個細胞都被看的清清楚楚。

混沌圣地圣主就站在旁邊看著,面色淡然,但是突然,他眼中露出一絲驚訝,隨即走了出來,對大殿內的眾位強者說道:“諸位老祖、骨化石,帝天太上長老在外求見!”

  “帝天?他還沒死嗎?”

  “他一個小小的超凡,來這里做什么?難道還想要收神子為徒?”

  “先讓他進來吧。”

  ……

  就在這時,帝天這位太上長老對眾位老祖和骨化石們行了一禮,隨即笑吟吟地看向蕭云,說道:“神子,老朽雖然修為不行,但老朽修煉的《混沌經》,乃是我們混沌圣地的至高寶典。一旦將其修煉至圓滿境界,便可鑄就諸天萬界第一圣體——混沌體,屆時證道帝位便指日可待。”

  蕭云聞言頓時眼睛一亮。

  混沌體……他就算再無知,也知道這種體質舉世無敵,一旦練成,那絕對是可以證道大帝的。

  更何況,蕭云知道自己的資質很平凡,如果不修煉出一門強大的體制,恐怕是無法成為什么強者的。

  而有了混沌體,那一切就都可以解決了。

  一瞬間,蕭云便決定了,要拜這位帝天為師。

  三、節選3:

  “少主,恭喜少主鑄就無上根基!”福伯看到蕭云已經從入定中醒來,不由得笑著祝賀道。

  而在他身后的小丫頭,則一臉好奇地看著蕭云,昨天在廣場上敲響混沌鐘的時候,她就已經認識了蕭云,畢竟那時候的蕭云萬眾矚目,實在太耀眼了。

  “福伯不必多禮,對了,這就是福伯你的徒弟嗎?”蕭云也有些好奇地看向福伯身后的小丫頭。

  福伯微微一笑,拉過身后的小丫頭,指著蕭云說道:“小雅,還不快見過你師兄。”

  林小雅眨著兩只烏溜溜的大眼睛,滿臉好奇地盯著蕭云,嘻嘻笑道:“林小雅見過師兄,師兄,聽說你放棄了神子身份,這是真的嗎?”

  福伯臉色一變,連忙呵斥道:“住嘴!不要胡言亂語!”

  林小雅頓時被嚇得嘴巴一扁,烏溜溜的大眼睛里面生出了淚珠,顯得楚楚可憐,很委屈的樣子。

  蕭云莞爾一笑,擺手道:“福伯不必如此,是我自己主動放棄的神子身份,又豈會惱怒別人談論。更何況,總有一天,我會親自奪回神子之位。”

  福伯聞言也想到蕭云昨晚爆發的驚人天賦,不由得笑著點頭道:“說的不錯,以少主的蓋世天資,遲早會重新登臨神子之位的。”

  話落,福伯又帶著林小雅去拜見帝天了。

本文標題:混沌圣地收徒蕭云是什么小說 - 娛樂新聞
本文地址:www.imsamsquire.com/ent/ylxw/28517.html

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_日本xxxb孕交_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_护士露出奶头让我吃奶_一本久道中文无码字幕av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