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

來源:27love.com 時間:2022-10-12 11:10:14 責編:互聯網 人氣:

小說《琉璃美人煞》中禹司鳳和璇璣是圓房過的,這是在第五卷第二十二章中。但,不得不說,禹司鳳和褚璇璣纏綿十生十世的愛戀感動了不知多少人,只可惜前九世禹司鳳都沒能得到褚璇璣的愛,還被褚璇璣殺死。不過,好在第十世,禹司鳳和褚璇璣結婚了,兩人還有了孩子,組成了幸福的家庭,是最完美的結局。

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

禹司鳳和璇璣圓房原著小說原文

他用腳撥開門上竹簾,將璇璣抱到床邊,小心放下,轉身正要打水給她洗臉,不防她又使勁拽住他,大叫:“你真的要走?!”禹司鳳只得折回去輕輕拍著她,“不,我打水而已。乖,你醉了,好好睡著。”

璇璣哪里肯聽,滿床使勁折騰,要找崩玉砍人。禹司鳳的衣服險些被她扯壞了,他又不忍大力制住她,只是伸手攬她入懷,柔聲安撫,誰知她扯著他,只是哭,先是嚎啕大哭,像個小孩兒,最后卻慢慢低聲下去,似是累了,終于松開他,反身倒向床頭,沉沉睡去。

禹司鳳被她折騰得滿頭汗,好容易松一口氣,先去打水,擰干了帕子替她擦臉,誰知她突然抬手抓住他的衣領,用力一扯,禹司鳳一時不防,一頭栽倒在她身上,只覺她兩條胳膊死死抱著自己,嘴唇貼著他的耳朵,低聲說著什么,他聽不清,不由低聲問她。

璇璣忽而宛轉相就,狠狠吻上他的唇。天旋地轉,他竭力克制,顫抖地伸手要推她,可是指尖觸到她細膩的頸項,卻忍不住細細摸索下去,輕輕解開她的衣帶。

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

璇璣先是覺著熱,無比的熱,跟著卻慢慢涼下來,仿佛有風吹在赤裸的肌膚上,還有輕柔的吻落在身上。她半睡半醒,抬手去撈,卻抓住了一把長發。

身上有人發出“嘶”地一聲低呼,跟著那人卻低低笑道:“醒了?”她動了動,別過腦袋咕噥一句什么,繼續陷入昏睡。那人似是不打算放過她,細密地在她滑膩的頸項上吮吻,有力的指尖,拂過她的肌膚,所到之處,像有火點流竄。

璇璣呻吟一聲,忽覺自己被人緊緊抱在懷里,赤裸的肌膚相貼,熱度驚人,那人貼著耳朵和她說著話,喃喃念著她的名字,讓她快些醒來。她微微一驚,有一瞬間的清明,睜開眼來,正對上禹司鳳黝黑的雙眼。

他那樣深深地看著她,眼睛里倒影出兩個小小的她。長發凌亂在枕畔,拂過她的臉頰,又涼又癢。她忍不住用手抓住他的頭發,放在唇邊吻了一下,喚他:“司鳳……”他“嗯”地答應了一聲,捧著她的臉,纏綿而又熱烈地吻上去。

她似乎又醉了一次,從身體到內心,完全是柔若無骨的,什么都給他,全部交給他。世上只有他可以。切切糾纏著的或許不只是身體,還有她的心和魂魄,與他嚴密地交纏在一起,誰也不想分開。

如果不是那種可怕的疼痛,她會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璇璣疼得滿身冷汗,突然就清醒過來,抬手用力推他,可她居然半點力氣也沒有,發出的聲音也嫵媚得令她吃驚:“好疼——是傷口……傷口又破了?”她以為是燙傷的地方又不小心弄破,不過很快她就發現完全不是。隨著他的動作,那種疼痛越發劇烈,簡直像要尖銳地刺入魂魄深處一樣。

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

她無助地撕扯著被褥,撐不住痛哭失聲。他要侵入她的魂魄,窺看她最深沉的秘密,那種無措又倉皇的感覺是如此可怕,她好像馬上就要失去什么,再也找不回來的。

只有抓著他的肩膀,低聲哭泣,狂亂地低呼他的名字。她好像找不到他了,如今在眼前的人或許不是他,而是另一個陌生人,因為那種疼痛如此難堪隱秘,一生從未體驗過。禹司鳳柔聲安撫著,“噓……別哭……好啦,我在這里,璇璣……在這里。”他撫在她臉上的手略帶顫抖,緩緩滑下來,抄過她肋下,緊緊將她纖柔的身體抱在懷里。

一切都是那樣新奇、神秘,像一個追逐的游戲,她在跑,他在后面追。一直奔跑,跑向斑斕璀璨的夜空,漫天的煙花轟然綻放,流熒如雨,紛然墜落,他們好像也化成千萬點熒光,在風中蕩漾飄浮,隨著莫名的律動漣漪一圈圈擴展,擴展……互相看到了對方魂魄的最深處,互相撫慰擁抱。

是誰說過,不離不棄,生死與共。簡簡單單的八個字,璇璣仿佛在一瞬間突然就明白了其中的真諦。世上原來只有這樣一個人,你會甘心將一切都給予他,毫不吝嗇。原來是他,真的是他,她如夢初醒。

又不知過了多久,她從昏睡中醒過來,耳邊仿佛有人在低聲說話,語音模糊,吐詞怪異,她微微一動,才發現自己被人抱在懷里,那人正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頭發。璇璣也不嫌熱,往他身上又靠得更近,和他面對面枕在枕頭上。對面的禹司鳳眼神溫柔,笑吟吟地看著她,長發和她一樣散亂在被褥上。

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

“你在說什么?”她問,撈起他的一綹長發,細細編織。

禹司鳳想了想,笑:“我在說,原來就算知道許多東西,真正做起來卻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”

什么意思?璇璣一頭霧水地看著他,他笑得很有點不懷好意。過了一會,他又道:“你喝醉了,我大約可算趁人之危。”說罷苦笑一聲,如果褚掌門他們知道,只怕他會被大卸八塊,想想就有些發寒。

璇璣瞇起眼睛,也笑,像一只使壞的貓,慢慢說道:“我若是不醉,你敢么?”

禹司鳳微微一怔,跟著卻吃驚地笑了出來,抬手在臉上抹了一把,笑嘆:“你這死丫頭……故意的……真是好大的膽子!”他佯做動怒狀,在她腦門上用力一彈,璇璣還來不及呼痛,他的唇便蓋在了痛處。

“是我不敢走,因為我怕你用崩玉砍我。”他一本正經說著。

“你以為我真會用崩玉砍你嗎?”她也一本正經地反問。

禹司鳳一愣,她卻笑道:“我會把你敲昏,然后捆起來。”

禹司鳳“嘖”了一聲,捏住她的下巴,輕道:“捆起來……你要做什么?”璇璣低聲道:“那自然是……想做什么就做什么……”

其實她根本是瞎說,可是當他再次俯身而上的時候,她突然后悔了,在他急切的親吻下勉強顫聲道:“不……我、我是騙你的……”他恍若不聞,她很快就再也說不出話,渾身都燒了起來。

本文標題:禹司鳳和璇璣圓房描寫原文第幾章 - 娛樂新聞
本文地址:www.imsamsquire.com/ent/ylxw/28958.html

娇妻在领导的跨下娇吟丝袜_日本xxxb孕交_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_护士露出奶头让我吃奶_一本久道中文无码字幕av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